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抢油果子

文学 04-30 10:01 阅读 1056 回复 0
抢油果子    作者:李献君 

我的爹爹(爷爷)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最先出生的是我大姐,据说大姐刚生下来眼睛没睁,可是爹爹不是很喜欢,说要把她丢掉,经父亲母亲再三肯求,保住了大姐,后来母亲接二连三生的全是男孩,一共有7兄弟,爹爹高兴极了。逢人就自豪地讲,说他的孙子就是杨家将里转世的七员大将……。 

我们家里是人口多,挣工分的少,时常面临着僧多粥少的窘迫,肚子总吃不饱。母亲很疼爱我们兄弟,要是我们偶尔犯点错,如摔坏个碗什么的,或者兄弟之间打架什么的……。可贫穷善良的母亲从来都不动手打我们,甚至连一指甲壳都没弹过,可是有一件事,母亲却动手打了我,那是发生在一九七六年的故事.....

那一春末夏初, 我们家最小的三兄弟,老五,我,老七正在家大门口玩耍。突然,看见几百米远一个头戴狗钻洞,身穿长袍,肩挑一担角篓子的老头子,由远而来。暗想,都快到河里打鼓球(游泳)了,还这番穿扮。这时,年长的五哥说:“是卖油果子的,唉!好长时间没吃油果子了哟!”

“是啊!好想吃卡啰!”我们随声应合。

“可是我们手里一毛钱都没有,朗样吃得到?”五哥说。

“想想办法!”我说。

三人一合计,决定由我和老七一起去搞几根油果子尝尝鲜,解解馋。

我俩迅速地跑向卖油果子的老头,必经之路一一一条河道垱口。我俩蹲立在垱口的地上,在地上划了一个图,俩人装作在走三子棋。没过多久,卖油果子的老头,不紧不慢地迎面而来。我们故作镇静,慢腾腾地站起来。

“ 爹爹!爹爹!”我俩异口同声地喊道。

“您卖什么呀?”

“娃儿们,我卖油果子的!”

“爹爹!油果子粗不粗呀?”

“娃儿们!粗得狠!”

“我们不信!”

“不信你看看!”

“好啊!粗就买!”

说完我连忙掀开盖在角篓子上的米塞,把手伸进角篓子里抓起五六根油果子。择慌而逃。
老七见我跑了,他也跑,老头跟随我跑了几步见我沿着河堤跑,他挑着担子,河堤上不好走,只好放弃。转身去追老七,老七小,跑得慢,眼看到了家门口,老头子一把抓住了老七。

这时,老五也在探试观看,他帮忙将老七的手挣脱,老七又跑,他随村湾跑,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我们的表嫂看见了,不一会儿,老七不见了。老头子跑得气喘吁吁,看见了湾里的一妇女连忙问:“,刚才这里跑过一个孩子是那家的?”

刚好问到了我表嫂,她告诉了卖油果子老头,我们的父母以及我们家住的地方。

“谢谢你啦!”

卖油果子的老头迎着表嫂指引的方向,来到我家,就蹲在我家大门口,不走了,等着大人回来。

再说我沿着河堤跑,经过麦田,穿越半米高的玉米地,在玉米地的尽头,我手中抓着的油果子一直不敢松手,可是不知咋地只剩下了4根了。没人追赶了,我终于放慢脚步,停下来歇歇脚。汗一直在流,也许是天太热,也许是内心害怕紧张。忐忑不安的心,馋嘴的心,我小心翼翼地抓起一根油果子,放进嘴里,咦?怎么没感觉,好似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根油果子吃完后想:老五,老七他俩一人一根就够了,连忙又抓起一根慢慢地细嚼品味,吃完第二根。过了一会儿,我起身忙向家的后山奔去。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的过程中,肚子饿了,禁不住油果子的诱惑,最终剩下的二根油果子,也成了我肚中餐了。

中午时刻,我终于跑到我家的后门口,躲好细听,只听见妈妈跟卖油果子老头赔理道歉。

“叔子!真对不起!是我的孩子们不对!您看看我的孩子们拿了您几多油果子?”

“大姑娘!孩子们小,不懂事!本来可以送几根油果子孩子们吃没事,可是我是小本生意没办法!得罪你!大姑娘!我早已清算过,他们拿了我6根油果子,五分钱一根,一共三毛钱!”

“好!得罪叔子!我去拿钱!”

母亲说完,正在厨房生火做饭的四哥知道后,连忙将他上山爬蜈蚣卖了集攒的三毛钱,递给了母亲,母亲连忙递给卖油果子老头道:“叔子!这钱您点一点!”

老头道:“不用点!我还不相信你,大姑娘!”说完,老头掏出一个皮包将钱放进包里,急忙挑起油果子担子转身离去。

母亲口中念叨:“老四!你几个弟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鬼晓得!”四哥说。

这时,我悄悄地走进屋内,被母亲看见,她大喊一声:“老六!今天是么回事?”

“我…我…肚…子…饿,想…吃……油…果…子…”

“难道我叫你们去抢吗?”

“我…我…没…钱…买!”

“不学好!光给气我怄!”

母亲说完走到我面前,抓起我的手,用手打了我的手。

口中骂道:“叫你们去抢!不学好!”

“哇!”我哭了。母亲打的并不疼,我似乎体验到事情的严重性。

流年似水,一晃40年过去。生活水平已经今非昔比,吃上几根油条再也不是什么奢侈的事了。家里的冰箱里总是堆满了各种食品,一家人想吃就吃。可关于那个年代油果子的故事,总时时萦绕在脑海,仿佛发生在昨天。

一碗肉汤的初恋

文学 04-30 09:55 阅读 1725 回复 0
一碗肉汤的初恋    
曾经,我们相遇相处,但却能够相恋相爱,只因为感情的世界里,把对彼此的情谊埋藏得太深,终究没有勇气表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牵着她的手步入红毯......

往事如烟,昨日重现。 
那年,我在京山县一个山区乡镇卫生院担任预防保健所所长。年轻的我不怕吃苦、敢于创新、追求上进,深受上级卫生局领导的认可和乡镇领导的信任。

她,是一名刚从卫校毕业,被分配到我们保健所的护士。当她提着简单的行李来报到时,我和她的眼光不期相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接待了她,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蓉菲。 

每天,我和蓉菲一样按部就班的上下班。下班之后的休闲时间,我们偶尔吆喝四个人在一起打“拖拉机”(扑克双升级),在那个没有电影、手机的时代,打‘“拖拉机”是最容易打发时间的。娱乐中,我们有时会为出牌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也心有灵犀,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拖拉机”一下子拉近了我和蓉菲的彼此距离,我们似乎成了好朋友,但心照不宣。 

我的工作需要经常要下乡,有时到偏僻的山村总要逗留几天。一次下乡归来,得知蓉菲生病了,听说好几天没有吃饭。忽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于是上街买了一块上好的新鲜梅条瘦肉,回到住处,亲自下厨,精心制作了一大汤碗瘦肉汤。 

当我端着肉汤敲开单人职工宿舍门时,她还躺在床上没起来。 

我问:“蓉菲!今天好点了吗?” 

“好多了,就是没劲,不想起床!” 

“我给你做了一碗瘦肉汤,快起床趁热吃吧!” 

“是吗?我还真有点饿了,我马上给你开门。” 

不一会儿,蓉菲开了门。 
蓉菲接过我递过来的瘦肉汤,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汤勺给自己盛了一小碗,坐下来慢慢喝汤。 

“肉汤是不是在餐馆里端的?” 

“不是的!是我为你专门做的!” 

“咦!看不出,你会做肉汤,味道居然还这么鲜美?!” 

“别小瞧人好不好。知道不,县里领导下乡检查工作,我们所里一般都不到餐馆招待,买了菜,我在家亲自下厨招待他们呢!领导都夸我呢!” 

“什么时候,也让我去品尝一下!” 

“只要你愿意,以后多的是机会!” 

谈话的氛围很特别,像兄妹之间的谈话,又不全像。很快,一大碗肉汤快见底了。 

“你吃了吗?!”她突然问我。 

“我肯定吃了!碗里还有一点点,都吃了吧,不能浪费哟?” 

“好吧!就让我再撑一撑自己。” 

互相调侃的谈笑声充斥着小屋,有着一家人的温馨。 

蓉菲说完,将最后的一点肉汤全吃完了,当我去拿汤碗时,我分明看到了一双深情的眸子,晶莹透亮,我不敢看,落荒而逃。 

这一逃,从此我和她便天各一方。后来听她闺蜜说,我做的瘦肉汤是她有生以来吃过最香的瘦肉汤! 

往事如烟,昨天重现。掐指算来,我们都已步入中年,过去的那些时光终究回不去了,有些人、有些事,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深处。(京山顺景花园憨憨)
王枫是湖北荆门市京山市一中的数学老师,是荆门市数学学科带头人,曾连续多年被评为京山市优秀教师。在他任教期间,有两名学生获得高考数学满分,多名学生获得全省市县高考数学最高分。2018年,王枫老师再次受命,担任京山市一中复读班数学老师,全力冲刺高考升学率。然而不幸突然降临:2018年11月20日下午,当王枫老师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时突然摔倒在地,惊呆了的同事们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一边紧急将他送往市医院救治。在经过长达67天的救治后,2019年1月26日上午,王枫老师终因抢救无效去世。真是天妒英才,从教38年的王枫老师生命永远定格在58岁。王老师的离去,让班上很多学生悲痛不已。他的国内外一千多名学生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对老师的悼念感恩之情:有的寄来汇款,有的写来挽联,有的发表纪念文章,有的去当地寺庙祭拜愿老师一络走好。他的同事们则称“京山再无‘数学王’”。追悼会上,师生们更是长跪不起泣不成声……师生和亲人们回忆起王老师生前一桩桩、一件件感人的往事,宛如大海中撷取的一朵朵晶莹的浪花,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引起了人们无限的追思和缅怀……

约定学生:一圆圆梦

2002届学生李斯明说,王老师刚开始给我们上课时,有同学反映他的圆画得不好。王老师得知后,与同学们约定,他把圆一定画好,同学们一定要把数学学好,高考考出好成绩。一个星期后,王老师竟练出了一个绝技:不用圆规,只用粉笔就能随手在黑板上画出一个圆圆的圆。王老师告诉大家,这是他天天用小黑板在家里苦练的结果,他希望以此激励大家努力学习,用最优质的教学圆同学们的大学梦。李斯明说,王老师非常和蔼,对学生永远都很有耐心,一些考试成绩不好的学生也能得到他的安慰和鼓励,有个同学高三时期很抑郁,经过王老师悉心开导,后来情绪稳定学习努力,高考也发挥得比平常好。

学生郑军说,王枫老师最让学生有口皆碑的是,他的教学能力极强。无论是在课堂、课下,还是在电话里,只要提出数学疑难问题,他都能当场一一给出解答,有些别的数学老师解不出来的题,过来请教他,也能当场解答出来。“天才老爹”是同学们的口头禅。

学生聂琪说:王老师心里装着每个学生,对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测试的卷子从不过夜,学生的每一本作业都认真批改。

学生冯艳说,如果没有王老师这么优秀的数学功底和教学水平,如果不是王枫老师的辛勤付出和敬业精神,她的数学成绩就不会短时间提高这么快,班上很多同学可能都考不上大学。的确,很多同学都见到过,王老师在办公室有一张行军床,累了困了他有时合衣而卧,有时干脆不回家在办公室睡上一通宵。尤其是在高考期间,这张行军床伴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辛劳的夜晚。

约定同事:一诺千金

今年快六十的陈天霞老师与王枫以前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2002年,王枫在带高三优录班时,因操劳过度昏倒在讲台上,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星期。出院回来后,陈天霞老师开玩笑给他起了个“拼命王”的绰号。高考过后,陈天霞跟王枫打赌:“你带的班上肯定有数学考满分的!”王枫回应:如果真应了你的话有考满分的,他愿意开车接送陈老师一整年!

高考成绩公布后,王老师所带班的徐晶同学数学成绩获得满分。陈天霞找到王枫:“以后你就是我上下班的专职司机了!”

王枫没有食言,他约定天天接送风雨无阻,整整坚持了一年。陈天霞老师接受采访时说,王枫老师很讲诚信,值得信赖。陈老师坦言,虽然自己比王老师岁数大,但王老师有时像个兄长,从工作和生活上却给予了他很多关心和帮助,有时心里有了苦闷,跟他一讲,他几句话一点,便豁然开朗!陈老师说,他每次送我回家,虽然路程不长,但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数学教学,有时车都到家门口了,我们在车上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几次都忘了吃晚饭。

约定学子:一言九鼎

京山市绿林镇的徐明慧和新市镇的王霞,永远不会忘记王枫老师对他们的资助。

2001年王枫老师调到京山五中任教时,发现班上这两名同学因家里困难交不起学费和生活费。王老师与妻子谢志慧商量后,又跟这两名学生说好,决定每月拿出一笔钱来帮助这两名学生直到高中毕业,让他们安心学习。这两名学生后来都考上了大学。家住曹武镇农村廖成波因病休学后坚持在家自学,他给王老师来信说,希望自学后能参加高考,但是担心数学跟不上。王老师得知后给他回信,鼓励他坚持学习,并约定每月去给他补习一次数学课。

说到做到。王枫每月都挤出休息时间,雷打不动沿着尘土飞扬的泥土路骑摩托车去曹武镇乡下为廖成波补课,少则一天多则二三天,整整坚持了半年。廖成波后来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现在在海南万宁中学担任副校长兼数学老师。

约定儿子:一拖再拖

王枫的儿子王帆在广东省清远市工作,平时与父母相聚的机会少。王帆谈了女朋友后,多次邀请父母到广东来玩玩,顺便也让父母看看女朋友帮他把把关。见母亲答应了,王帆给父亲打了多次电话,父亲却一而再再而三告诉他,正在带高三的课,别说一星期,哪怕一天二天也走不开,等你买新房子装修好了我一定去!

第二年,王帆买了新房并装修好了,他又打电话邀请父亲,正在准备高考模拟试题的王枫直接告诉儿子:“肯定来不了,你多理解爸爸,等你结婚的时候一定来!”就这样,儿子几番邀请,父亲几番推辞,王帆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父亲去世后,王帆满含热泪说:“我最大的遗憾就是陪父亲太少了,连我的房子他也没来看上一眼。子欲孝而亲不在!”

“一个老师高尚的灵魂和高贵的人格,永远是指引他的学生前行的火把和灯塔!他平凡的每一天,书写了人们心中的伟大!”追悼会上,王老师的学生郑亚军哽咽着说:“王老师走了,学生们的心仿佛也一下子被掏空了,这是因为我们感恩他怀念他!高贵的灵魂和博大的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腾讯大楚网2019-03-20 10:03
近日,京山县经济开发区八里途村三组村民董国华被荆门市博物馆、荆门市收藏家协会授予“荆门市民间特色收藏家”的称号。这次评选,荆门市只有五人,董国华是京山县唯一获此殊荣的。
董国华是八里途村一个失地农民,前些年占地时赔偿很低,没有结余。平时以打零工为生,收入不稳定,年近五十还没有买社保。收藏地方志是个很烧钱的事,一本书动则就是几百块,而他却收藏了这么多,是什么信念支撑他走到这一步的呢?
“酷爱。”董国华淡淡地笑了,“不打麻将,节衣缩食。”笔者发现,董国华虽然说得很轻松,眉宇间却透着一丝丝对生活的无奈和迷茫。“我一直有个想法,想把我家里变成京山县乃至荆门市独一无二的地方文献收藏馆,第一个目标已经实现了,在京山我的地方文献收藏是最多的,荆门市有几个藏书家,没听说有专门收藏地方志的。我的目标是收藏地方文献两万册,现在只有五千册左右,离办收藏馆的标准还远。以后还要定期举办文史沙龙或者读书沙龙,方便文史爱好者查阅资料和交流。现在的问题是,生存压力太大,这个梦想只能慢慢来了。”
董国华从小就喜欢看书,尤其喜欢历史类。收藏地方志还是1991年从京山史志办购买的《京山县志》开始,发现里面包罗万象,这就是京山县的一本大百科全书嘛,如获至宝,别人借阅都舍不得。后来又花250元购回再版的光绪八年版《京山县志》,细细研读,又综合一些别的地方志,在到实地采访、探寻,发现了一些我们平时不知道的历史真相。2012年开始,觉得自己掌握的一些东西不能烂在肚子里,要传承下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先后在京山文学、今日京山、作家林等刊物和网站上发表了《明代的京山诗人刘侃》、《董永的后代在京山》、《京山蒋委员长鲜为人知的故事》、《湖山寺探密》等数十篇文章,引起较大反响。其中《董永的后代在京山》和《明代的京山诗人刘侃》还被京山电视台摄制成专题片在“文化京山”栏目播出。
正在努力加载...